shiroki

〔致我伟大而致美的坠落〕

宇宙垃圾


“你-是-谁-?”

那人朝他比口型,似乎想尝试极力呐喊。

万籁俱寂。

真空无法传声,宇航员想,难道他不知道吗?无论这片领地实属哪国的研究所,至少现在是隶属于他的,不容辩驳。

——因为也无人与他辩驳。

浩瀚无边的银河,沉溺于水蓝色光影的球体,燃烧着的天蝎座之心,下坠的陨石碎片划落,光斑星星点点,思绪穿梭亿万光年,降落在嶙峋的月球土壤罅隙,透明空盈的无花果树生长茂盛。相对静止的空间毁灭声音迹象,不余一缕残存。

他在海洋中漂浮,呼与吸,连带着一串气泡,而庭下如积水空明。

而那人仍不住地问他。

你是……

你是谁——

胶囊般的飞船无声地停滞在无垠星系间,宇航服厚而沉重,像绷带般捆紧自己的身躯。

“难道我不能……”

他弦然欲泣。

那的确——的确是电波收音器无法观测到的,声带振动发出的——

“——不能谁也不是吗?”

大气层中飞速旋转的陨石灼烧着,熊熊烈火,白色殆尽整片宇宙。

迟早会燃烧及渺小的地球吧。

宇航员闭眼,莫名其妙的疼痛感回荡,匀匀散散泛开涟漪,他像水上长眠的影子。





目光放远,万事皆悲。

与地球时差,8年零4个月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