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iroki

〔致我伟大而致美的坠落〕

眼泪污染

“我时常会觉得,自然的怜悯始终在以它宏伟而宽广的姿态包容着千载万物,草木枯荣,烈火燎原,一概亘古不变地尽收眼底,落叶归根,空气也难以明状地发出哀鸣,冬过去了还有春,花谢了还会开,日子绵长,仿佛怎么也过不完似的。
可红叶怎样赤色欲滴,黄粱一梦到了头,便也该在笛赋悠悠时措然醒来,断然道阻且长,茫茫不见其源的天雾彼方,执拗的吟念总该响起,无关乎逝者如斯,盈虚如彼的感叹,只是回想起故时,灵魂生而孤独,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,思绪惦着菩提无树,明镜非台,心脏涌出躯体的热烈鼓动声却源源不断,不绝入耳。
  即便在人人都说谎的那个年代,人们也不会欺骗自己。”

   窗外风声震耳欲聋。

   因而我们是幸运的,这才得以在渐强的心音中,且听风吟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