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iroki

〔致我伟大而致美的坠落〕

痛觉炸裂

清晰可闻的怦动声。
名为心脏的血泵已经竭尽所能,而透明皮肤下若隐若现的青蓝细管中,滚烫灼烧的液体逸出气泡,翻搅着残存的余力,阻挡红细胞涌向指尖。
血液流淌过的地方温度颇高,皮质“嘶——”地绽开伤口,种子被播撒,某些无以言诉的踌躇寂寥便疯狂生长。
他分辨不清身体的哪处算幸运,十指连心,而本应紧连着胸膛的部分断了音讯,像被落在南极洲考古发掘的冰柱下,与亿万光年外的宇宙行星缠绕缱绻,寒意彻骨,抵着瘙痒散尽的热度。
天穹无垠,落日与新月对视。
像残霞温柔地包裹鹤影,亦穷极残忍。

他于浩歌之际中寒,悲声不复。
疼,疼极了,茉莉香片便也苦得认真。

评论

热度(3)